夏凝烟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

头像来自20140714凌晨的本命小菇凉。

DFB ARS
热门多半不吃

昨晚心情简直差得无以复加。暗搓搓许了两个愿。明年一定要去歪蜜,厂子下次一定要赢车子。
写了一小段木耳治愈一下自己。是从之前使徒行者的AU脑洞里捞出来的一段,原剧里有个类似的场景我很喜欢。就是不知道这个AU还有没有机会写了,感觉写了特别得罪人。算了先这样吧~本来LFT里的草稿是篇罗伊勒的hhhh


————————————————————

【你说迟一些命运会瞭解。】

这是厄齐尔第一次跟穆勒来江边。
他一向言语不多,但穆勒能感觉到他今晚的沉默可以把自己溺死在黑夜里。于是自作主张带他来海边,他没有反对。
这个城市以港口闻名,而此处有一湾极美的夜色。夜来风起,沿江高楼层峦通明灯火荡漾在水中,仍是动人的波光粼粼。他们并肩走在江边岸堤,时不时有小孩子一路打闹追赶过来,经过他们身边。欢歌笑语由远及近,在厄齐尔的心里打了个转再远远跑开。他已经不太记得自己的小时候了。
“梅苏特。”穆勒停下脚步低声念他名字,他无意走快了两步,但是没有转身。
“这不是你的错,梅苏特。很多事情我们控制不了。”对方仍然保持沉默。穆勒快步走上前去看他,发现他已经微微红了眼眶。这真是毫无办法。穆勒靠近他,抬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臂。
“我想阿隆也不会想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可那是一条人命,你明白吗?我晚上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以前我们一起的时候。他那么好一个人还那么年轻,活蹦乱跳的,结果他现在还躺在医院的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就因为我他妈是个——”
“说得好像我不是一样。我不想安慰你,安慰毫无用处,你得自己走出来。”话是这么说,穆勒还是对着厄齐尔张开了双臂,“听说拥抱可以缓解压力,这样吧,我给你抱一下~”然后不等他出声就自己走了过去,双手绕过他的肩膀,一个很结实的拥抱。穆勒比他高一些,他不得不略微仰着头,也抱住了对方。
这个时候岸堤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对话里只有江风不知疲倦地吹着,岸边的小叶榕吹得沙沙作响。厄齐尔觉得有些冷,下意识地抱紧了一些。
“眼下更为要紧的是找到我们的新上司,失去联系的卧底分分钟没有存在的意义。你不知道当我发现你的时候我有多高兴,因为我不用再一个人去面对那些事情了,我有你陪我一起走。同样地,你也有我。”
拥有我,穆勒在心里小声说道。
像被流放到海底的探测器,飞往外太空的卫星,只有黑暗无边无际。你不能露出水面,不能靠近光明,你要把那些最阴暗的故事一件件经历。而我在暗无天日的海底遇见你,和我一样的这个你,仿佛相遇本身已是充满希望和暖意。
“托马斯。”厄齐尔刚好头埋在他的肩窝,声音听起来闷闷的,“谢谢你啊托马斯。”他抬手摸了摸厄齐尔的头发,没有出声。

穆勒在闷热潮湿的船舱里被海浪撞得根本躺不稳,他手脚都被死死捆住,眼上蒙了黑布,嘴上也贴了胶布。他已经和厄齐尔失联十二小时了,没有进食饮水,控制着他的人根本不靠说话交流,强烈的绝望和饿意攫取了他整个人的身心。
唯一能想起的,是上船之前熟悉的江风和浪声,岸边被吹得沙沙作响的枝叶。他记得那个时候,厄齐尔在江边抱着他久久地不说话,发梢划过他手心那种安定妥帖的触感,甜蜜得让人心里微微发酸。
梅苏特,梅苏特你一定会找到我的对吗?像我当初那样,在明晃晃的阳光底下挡住你的去路,大声喊出只有我们才知道的暗号。
仿佛那是个安眠的咒语,穆勒默念着那个名字,又一波海浪袭来,他的头重重地磕在了湿滑的舱板上,失去了最后的意识。

—没有什么TBC—

评论(10)
热度(11)

© 夏凝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