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凝烟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

头像来自20140714凌晨的本命小菇凉。

DFB ARS
热门多半不吃

【德足同人】In Your Eyes (百五十粉点题第一弹)

第一次点梗成功诶CK菇凉真的写了!挥舞着肉夹馍下楼跑圈!!!

Castor_Klose:

CP:罗伊勒,十字兔


废话:头一次正式写罗伊勒,或许会有崩坏。半AU,源于时间线可能会有的错位。背景为登喜路林克斯高尔夫慈善赛。之前的《迟年》可能是把大家心塞着了,这次发点小小的糖。@夏凝烟 来取吧~


【笔电回归,勉强能用。想换的话可能要拖到明年夏天啦~XD】




“所以我依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当初会答应跟你一起来‘偷看’这场比赛,瞧瞧这鬼天气。”


罗伊斯缩着脖子跟在许尔勒身后穿过茂密的松林,小声地抱怨。


天空飘着零星微雨,脚下柔软的草地粘了潮湿的水露,他每往前走一步时那些草叶都在牛仔裤腿上蹭出一道深色的弧线。


“可是,你当时明明说了会答应我的任何提议,以作为我收留你的报酬呀。”许尔勒转过头来,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马尔科,你的记性没有差到这个地步吧?那只是昨天的事情而已。”


罗伊斯看了他两秒,举手投降。


“好吧好吧。但是依然是那句话,你明明可以买票正大光明地进到观众区——为什么非得翻墙进来还要从这里走?”他踢走一只松果,撇了撇嘴,“天知道从刚才开始有多少松针扎在了我的帽衫上。我打赌走出这片林子之后我就会变成一只大刺猬。”


但这次在前面领路的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更加快速而敏捷地从低垂的松枝下面钻过去——


“哎哟!”


罗伊斯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矮身绕过那些挡住了视线的树枝,然后发现拖他来这里活受罪的那位麻烦先生现在正坐在地上,直愣愣地盯着脚边的松果。


“能站起来吗?”罗伊斯把手伸给许尔勒,“是踩到这个滑到了还是扭伤?这林子里面到处都是松果。”


许尔勒眨了眨眼睛,借着罗伊斯的力量站起来,顺手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弄掉了上面的草屑。“只是摔倒了而已,”切尔西的边锋露出一个明快的笑容,“谢谢你,马尔科。”


真是个小笨蛋,在英国呆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变得聪明一点。


腹诽中的罗伊斯耸耸肩膀:“没关系。走路的时候看着脚下,安德烈,在这种地方万一受个伤是很麻烦的——我可不能背着你翻墙出去。”他转身望了望,发现松林的边界就在不远处,“马上就到了,对吧?”他假装不屑地对许尔勒皱了皱鼻子,“我希望接下来的这五十米你能安然无恙地走完,亲爱的安德烈,不然我们恐怕得花上大半天时间向林克斯球场的保安解释为什么德国的两位现役国脚会偷偷摸摸地出现在树林里,活像两个小偷。”


许尔勒眯起眼睛笑了。他的眼睫上沾了些雨水,挂在那里一闪一闪,衬得蓝色的眼眸更加纯净。


“哦得了吧马尔科,你只是嘴巴坏而已。”




他们蹲在高尔夫场地边缘的松树后面,远远地看着一群穿着防寒比赛服的人朝这边走来。


是的,“蹲”。罗伊斯无奈地看着整个人蜷缩在树后只将小半个戴了绒线帽子的脑袋探出去的许尔勒,干脆靠着大树坐了下来。草地湿漉漉的,有点凉,并且那些挂在草叶上的雨水此刻正透过他单薄的牛仔裤贴上皮肤。


“我不知道你居然是从KGB毕业的,安德烈,”他瞧着身边人完全是一副跟踪狂的“专业”动作,不无讽刺地说,“所以你表面上在切尔西来踢球,实际上却是007的同事吧。”


许尔勒正专心致志地举着一副望远镜看远处,随便应了两声,完全没把罗伊斯说了什么听到耳朵里去。


被无视了的罗伊斯愤愤地撇了撇嘴。


以2016年的欧洲杯起誓,他在俱乐部给了两天伤假之后就跨过一道海峡跑到英国来只是为了看看许尔勒,并不是想体验一把詹姆斯·邦德的日常——况且007也绝对不会从英格兰开车六个小时到苏格兰,只为了在树丛后面看一场他完全不感兴趣的高尔夫慈善赛。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小笨蛋,罗伊斯恨恨地想,现在他不至于冻成这样。鬼知道苏格兰居然这么冷,简直和英格兰分属不同的国家。


等等,难道是因为这个苏格兰才要进行独立公投的吗?


罗伊斯胡思乱想着,侧过脑袋去看许尔勒。后者正扒着树干笑得一脸无意识,显然是瞧见了想见的人——那傻乎乎的表情简直让罗伊斯想一脚把他踹出去。


但是他又觉得舍不得。


不,当然不是什么舍不得,而是踹出去之后他还得亲自把这个小笨蛋捡回来——太麻烦了。


“诶……我居然看见了菲戈!菲戈和米夏好像是一组!”


“菲戈?”罗伊斯挑起眉毛,目光全集中在许尔勒裂开的嘴上,那看起来真是让人不爽——高尔夫球真就那么好看吗?“哪个菲戈?”


他随口问着,同时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开始想要不要为了让旁边这家伙看自己一眼而弄一个高尔夫球的发型。罗伊斯当然没有戴帽子,他认为那会减少发型上的分数。潮男都有着这样的发型,他得意地想,小笨蛋才戴那样压到眉毛的绒线帽子。


“菲戈你不知道吗?”许尔勒终于放下了望远镜,缩回脑袋来睁大了眼睛望着罗伊斯,如同在看一个被老师提问“德国的首都是哪里”却回答不上来的孩子,“就是原来葡萄牙的队长路易斯·菲戈,路易斯·费利佩·马德拉·卡埃罗——”


“哦老天我当然知道求你别说他的全名——”


“——菲戈。”


到底是我有问题还是他有问题啊!


罗伊斯泄气地单手捂住了脸,另一只手按着许尔勒的脑袋让他转向了球场的方向:“谢谢你安德烈……现在你可以专心看比赛了。”


“哦,没关系,不用谢的马尔科。”


许尔勒乐滋滋地说着,又举起了望远镜。


罗伊斯揪下一根草叶,开始认真地思考如何用非正常人的思路与身边的麻烦先生交流的问题。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米夏了,”许尔勒喃喃地说着,听上去颇为遗憾的语气,“他看起来并不是很好。我想他最近一定有很多烦心事,所以连胡子都懒得刮了。”


罗伊斯蹲在许尔勒身边,看到穿着深蓝色防寒服的巴拉克正好打出一个相当远的挥杆。自己坐在地上数草叶既冷又无聊,还显得特别傻,所以罗伊斯咬咬牙打起精神来,勉强看比赛。


所幸这一程的比赛快要结束了,他可以不用挨很久的冻。


“是啊,”罗伊斯无精打采地说,“刚才看到他简直吓我一跳,我以为他改行当屠夫了。”


“嘿,不要那么说,”许尔勒不赞同地戳了戳罗伊斯的肩膀,当然,没有用什么力气,“我也留着络腮胡,难道我也是个屠夫吗?”


罗伊斯翻了个白眼。他记得之前看慕尼黑啤酒节的新闻时,照片上的前前任国家队队长还是一副倜傥不羁的魅力老男人模样——而现在似乎只剩下“老男人”模样了。


“既然关心他为什么不直接去跟他见个面,非得偷偷摸摸的?”罗伊斯换了个他从昨天起就非常想知道的问题。许尔勒的思维有时候很跳脱,完全难以用常理去理解——就如同谁都搞不懂世界杯上他那个脚后跟进球是怎么来的一样——所以罗伊斯完全不想花心思去猜,直接问就可以了。


许尔勒眨了眨眼睛,看着罗伊斯。


“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他现在大概不会很希望和熟人见面吧。”看着罗伊斯一副费解的样子,许尔勒耸了耸肩膀继续说,“只是一种直觉。虽然米夏是个很强的人,但……”他抬手挠了挠头,露出一个单纯的微笑,“我给他发了短讯约他一起吃晚餐,但他似乎不想到切尔西来。”


罗伊斯终于弄清楚了许尔勒的思路:“‘山不就我,我去就山’?”


许尔勒点了点头作为回答。他垂下眼睛,睫毛上细小的水珠微微颤动,随着他笑容的扩大而行将坠落。


“他一直是个了不起的前辈,从拜耳到斯坦福桥。”切尔西的边锋话语里透着温和的难过,“米夏一直在指点我,他教给我的那些东西如果单凭自己摸索大概要花上四五年的时间……所以马尔科,我也一样关心他。”


小笨……安德烈的睫毛是金色,还挺好看。


罗伊斯这样想着,伸出手去,轻轻抹去许尔勒眉梢睫毛的水珠。而后者也很听话地闭上眼睛,那些细碎的薄金色跃动着触在罗伊斯的手心。


面前的青年半跪在落满松针的寒绿的草地上,苏格兰的微雨飘在他的肩头,看上去像是为这内心温柔的人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


罗伊斯觉得心底有什么地方越发柔软了。


他支起身子,越过两人之间的空隙将许尔勒揽入怀中,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会好起来的,”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他毕竟是米夏埃尔·巴拉克。”


罗伊斯感觉得到许尔勒似乎正在无声地笑,于是他也勾起了嘴角,微笑起来。




“谢……谢你……马、马尔科——”


坐进车里的时候,许尔勒用发抖的声音对罗伊斯说着,而后者此时已经冻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他们完全没有预想到在高尔夫慈善赛结束之后突然下起了大雨,大颗大颗冰冷的雨点穿过树林拍在没有穿防水服的两人身上,很快就将他们淋了个精透。


罗伊斯胡乱地点着头,缓了十几秒才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别别别说……说没用的……现在……我我……好饿想吃……饭……热热热的……”


两个年轻人在车里抖作一团。隔离了冰冷的大雨之后,上下牙打架的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更加明显了。罗伊斯一边努力控制着身体想让自己看起来抖得不那么厉害——但他显然比较失败——一边心想这一切都怪小笨蛋。要不是那家伙非要拉自己来看这个比赛,他们现在应该在伦敦许尔勒的公寓里盖着毯子窝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听着比伯的歌打实况足球吧。


他抖抖索索地望向驾驶座上正在费劲给自己绑安全带的许尔勒,下意识地想要开口损两句,却忽然发现许尔勒尽管下巴在颤抖,嘴角却向上扬起。


罗伊斯抬眼去看许尔勒的眼睛。


——“海水蓝的瞳仁里,盛着如星辰样波动的光。”


这句话当然不是罗伊斯自己想出来的,这甚至不是一念到沙尔克队长的名字就满眼深情的胡梅尔斯的佳作;但此时此刻罗伊斯觉得这句话简直比任何言辞都要贴切。


许尔勒是在微笑的,他看起来比来时开心得多,也明显轻松得多了。


或许自己冒着发一场高烧的危险来陪这个小笨蛋当冒牌007还算是个不那么糟糕的决定?


罗伊斯想着想着,嘴角不由又歪了几分。


“马尔科,”许尔勒显然比自己的好友更能快速适应苏格兰湿冷的天气,此时这位切尔西的边锋已经能够正常说话了,他笑眯眯地转向罗伊斯,“晚上,想吃什么?我请你。”


罗伊斯眨了眨眼睛。


“土——土耳其肉夹馍。”


许尔勒睁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如同看到了贾斯汀·比伯和贾斯汀·汀布莱克在一起跳贴面舞。


“呃,马尔科你确定?”


哦,好吧。罗伊斯再次捂住了脸。他想他终于记起来那句话是谁说的了。




“啊……啾!”


格罗斯克罗伊茨揉了揉鼻子。


“你感冒了,”对面的德拉克斯勒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不紧不慢地搅动手中的咖啡,轻柔的热气从褐色的液体上升起,“我昨晚就告诉过你今天会有寒流。”


格罗斯克罗伊茨愣了愣,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尤里安的眼睛真好看啊,他想,就像大海里落进了星星一样。




——FIN——


我觉得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了大十字。

评论
热度(54)
  1. AMen贝岑山下小红猴 转载了此文字
    大十字是个好人啊
  2. .涂二象贝岑山下小红猴 转载了此文字
  3. 曾是惊鸿照影来贝岑山下小红猴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感觉笑点分布的超级好剧情文里带点感情戏,怒点赞~

© 夏凝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