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凝烟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

头像来自20140714凌晨的本命小菇凉。

DFB ARS
热门多半不吃

你俩能进小破德肤白前三吗【托腮


好无聊好想看酱酱酿酿的画面和情节哦哦哦哦哦哦好想求投喂


又是亮出匕首自割腿肉的时候了✔
跟上次反攻向的那篇是同个故事✔ 一个小段子而已我怎么这么多废话……


————————

指尖摩挲着他手臂上深青色的哥特字体,荆棘和花朵缠上手腕,冷静诡异像城堡冰凉的外墙。
“也是够自恋的,没见过谁把自己的名字纹在身上的。”早上刚睡醒,声音还闷闷的有点小鼻音。
“所以你们都记住我了。”他另一只手臂被压得有点发麻,挪动到对方腰窝处,手一搭刚好能摸到肋骨上的十字架。忍不住捏了捏又掐一掐,还是那么怕痒,在他臂弯里像只小猫扭了两下子,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刚刚双手搂着他的腰头枕在肩窝的感觉实在是太舒服哦不太没有底气了。
啊手感真好啊又滑又细又白,好想咬一咬舔一舔泡一泡。
咦,好像一不小心就跟对方心有灵犀了。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十字架的秘密?”天蝎座好难搞,安德烈也好难搞,天蝎座的安德烈简直是难上加难。各种意义上的。
“唔,你猜。”马尔科那么聪明,双子座有两个马尔科那就更聪明啦!不讲。
“我说你啊不爱刮胡子脑袋就别乱动好吗。”胡茬戳得胳膊好痒。
“这是作为一个银行家的自我修养。听说不刮胡子股价会涨。”一本正经地抬头跟他对视——
你在寒风吹过的苍绿色的雪松林里看见自己一步一步踏开积雪,点亮了一盏照亮清晨的灯。
我在汹涌浪花拍打着的岩石上看见自己抱膝眺望远方,灰蓝色的海面跃出一轮橙色的太阳。
这个时候天还是灰蒙蒙的,窗外的积雪压断了幼小的树枝,壁炉里残存的火苗燃着两块圆木劈啪作响。你们抱紧对方,交换一个初春的吻,然后抵着鼻尖,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嗬嗬嗬我就知道,你把别的男人的名字纹在身上也不纹我!再见!”
“…………啊?”
摔门走了。
然后他听保洁小妹说公司论坛坊间流传他纹身上的JL是自己的顶头上司Joachim Loew的缩写。然后马尔科在这家投行的小伙伴不要太多………………
听说中国有个姑娘遇到了非常不幸的事情,因为太过冤屈以至于在夏天下起了大雪。
银行家觉得自己可以让老天爷下冰雹了。


————————


国家队集合日快来快来快来(*/ω\*)

评论(5)
热度(29)
  1. 曾是惊鸿照影来夏凝烟 转载了此图片
    哈哈哈哈简直色气度爆表,好想舔一舔啊。

© 夏凝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