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凝烟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

头像来自20140714凌晨的本命小菇凉。

DFB ARS
热门多半不吃

森林故事小合集11-15

之前的更新:
森林故事小合集01-05
森林故事小合集06-10
森林故事特别篇:云上花


——【正文】——


11

小卷毛裹着毯子坐在窗前写信。
“亲爱的马尔科和马里奥”,唔,马尔科放在前面的话马里奥会不会不高兴?应该不会吧?
“重感冒终于好了,所以周末跟大家去了曼彻斯特踢球”,可是只上场了几分钟……就写这一句好了。之前先生说的话,他们应该不知道吧。
“过了几天又去了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先生有让我先上场哦!”之后先生说的话,他们应该也不知道吧。
那天下着雨,十月底的英伦半岛已经半只脚迈进了冬天。小卷毛其实很怕冷,但是他已经有一些日子没有跟小伙伴们一起踢球了。他在场上不停地跑来跑去,雨丝夹在山风里斜斜打在身上,针扎一样的冷。
窗外的松树林在沙沙作响,小卷毛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他咬着铅笔的尾巴,对着空空的信纸,想起了那位大叔。
西伦敦有一座坚固的桥,小卷毛从小就很向往这片森林,但没有想到先生会说要带他来这里。
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定是很开心的。
可是一转眼也已经是第二年了呀。他皱着眉头,把铅笔放在了一边。
那位皮肤黑黑的大叔,留着比马尔科还要夸张的头发。听说他十年前就生活在这片森林,是一位很厉害的人物。两年前他离开去了遥远的东方,几经波折,终于还是回到了西伦敦的桥边。
而在那天晚上,天还落着细雨,传奇的黑大叔走过来揉了揉他的脑袋,没有说话。
小卷毛又抓起铅笔,加了一句话。“迪迪埃真是太棒啦!真为他高兴!……你们也要加油呀!”然后飞快地写下“你们的安德烈”。诶?要寄给谁呢,就写了一封……唔,寄去慕尼黑好了,反正马尔科周末也会去那里。
小卷毛不知道小歪嘴和小胖子在那边会发生什么。他把信纸折好,发现家里没有信封。邮差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他望着远处的桥,希望能早点把信寄出去。
这是先生让小卷毛待在家里的第二天。
你真让我失望。那天先生这样说道。他拉开木栅栏,把浑身湿透的小卷毛推了进去。


12

自从波兰小兄弟里的哥哥离开德意志的森林之后,似乎有一段日子没有他的音讯了。
直到有一天,那些仍然爱慕着他的姑娘小伙还有森林里的生灵们,听到了从罗马传来的消息,他们兴奋地抱在一起。

你看见远远的山头上那棵参天大树了吗?冬天就要来了,它枝桠上的沟壑愈发地多了,树下铺满了掉落的枯叶,但它依然在渐冷的山风里,一夜之间爆出了青芽。


13

不知道信有没有在半路上寄丢,总之小歪嘴去慕尼黑的时候没有读到那封信。
这趟远门似乎走得让人焦灼万分。
小歪嘴的球踢得跟他的脸一样漂亮,可是他还住在小木屋里。他赚不到更多的钱,也没能像小伙伴一样挖到宝藏来装点自己的家。
而他的邻居小胖子和瘦高个儿从莱茵河的北岸搬去了巴伐利亚,戴上了红蓝条纹的围巾。

这次小狐狸又扭伤了脚,坐在他旁边看落日,还是忍住了没有出声。小歪嘴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折纸船,折了一只又一只,结果挑了一只皱巴巴的扔了下去。
这里正是山坡比较陡的一处,湍急的水流把纸船撞下山崖,然后在下游的河面上不停地打转,然后消失在视野里。
那不是我。小狐狸听见他说。


14

小蓝花在想莱茵河的北岸是不是要发大水了。
不然怎么会这样糟糕。
小兔子一瘸一拐地来河边找他,说是新年之前都不能出远门了。小兔子说这话的时候眼睛好像更红了,小蓝花动了动自己刚刚被石子儿砸中的枝叶,也是疼得厉害。
只好对小兔子仰着头笑了一下。


15

噢,有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是这样的。今年夏天森林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去马拉卡纳,翻过那座高山找到了丢失已久的宝藏。同去的人们带了一大堆玻璃瓶,满载而归。
里面全是他们亮晶晶发着光的回忆呀。
像这一瓶,是长颈鹿带着小金鱼小马驹他们在跳舞。
这瓶大概是小伙伴们和他们心爱的小姑娘们的亲吻。
这一瓶是大家特别难听的歌声,比如小兔子站在高高的石头上让大家闭嘴听他唱肉夹馍的故事,比如小蓝花在心里吼了一百遍曼努闭嘴,比如小宽脸羞涩地唱着波兰小兄弟里的哥哥的名字。
这瓶是在海边,怎么又有人掉下水了!还有啊小松鼠,你在那个水塘里真的没有问题吗?
这瓶粉红色的一定是两个小男孩儿,巴斯蒂带着脸上被荆棘划出来的血痕,亲了一下波尔蒂的脸颊。嘿波尔蒂!别露出你的大白牙!
这一瓶暗暗的,凉凉的,飘着一朵玫瑰花。好像是村长先生的?
这瓶可要拿稳了,别笑得手滑给打碎了。是小猴子打赌输了,穿了一条粉色的裙子。
最后这瓶一定是大家围着宝藏跳舞的样子。
……
木箱里整整齐齐码着那些玻璃瓶,会被带到山顶的湖泊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把发着光的回忆缓缓倒进清澈见底的湖水里,所有的点点滴滴昨日重现,然后随着河水奔流向森林每一处的土地。

【当岁月老去,当我们共聚,当我遇见你。】







其实今天的故事应该到这里就该讲完了。
只一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湖泊聚会的时间已经定好了,大家都收到了一枚枫叶的请柬。已经搬走了的长颈鹿小松鼠和波兰小哥哥也不知道会不会去……应该会的吧?搬走了还是可以再回来玩儿的呀。
只有小歪嘴犯了难。他打开窗子,在月光下仔细端详躺在手心的枫叶。
Die Mannschaft. 
那我要去吗?大家都去了我也应该要去对吗?
可是……里面没有我呀。


————————————————

注:
1.玻璃瓶的梗请结合特别篇食用。

2.方括号内句子为引用。这句可能不大贴切,但是比较贴切的备用句我觉得太残忍了所以没有用。

3.篇章[11]中,小卷毛被摸脑袋的配图。




其实没想这么快写本月份额的,但是我群俩姑娘都说了想看,那就写了。潮亲讲这个系列像黄连糖,我竟无言以对。
这星期的梗有点多,最后还是去掉了默新再聚和傻波上场这两个梗。[13]特地避开了比赛具体经过,一是不好对应直接写,二是觉得虐不到点上,干脆跳过去了。
以后会一直跟着现实时间轴走。大家晚安。

PS这章的tag好难打……挑了戏份比较多的几个。

最后—— 不要光点赞啊!!! 请多跟lo主说说话好吗! 我一定是太寂寞才会报复社会的_(:_」∠)_
评论(23)
热度(44)
  1. Ailel_Dian夏凝烟 转载了此文字
    !!!!!
  2. 两颗大石榴夏凝烟 转载了此文字
  3. 北极冰夏凝烟 转载了此文字
    【你看见远远的山头上那棵参天大树了吗?冬天就要来了,它枝桠上的沟壑愈发地多了,树下铺满了掉落的枯叶,

© 夏凝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