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凝烟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

头像来自20140714凌晨的本命小菇凉。

DFB ARS
热门多半不吃

【清理脑洞缓存】【模联AU】UECLMUN

这缓存太多了一下还清不完啊我去……

本来只是想把开过的脑洞整理出来概述一下不枉它们来人世走那么一遭,结果后面写脑洞片段举例说明的时候越写越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都是段子合集。如果有GN愿意捡走这个设定那再好不过了!

看了几篇校园风之后想起来这个设定。
选这个设定两个理由我觉得就够了——
1.全正装。
2.模联有个外号叫模拟联谊大会。

虽然最后也没体现这两个设定_(:з」∠)_

请当过MUNer的妹子下手轻一点不要打死我!


仔细想想这个设定其实还挺现实的因为很多功利的东西在里面,不过我太懒了不会写他们掐国家利益和争取个人荣誉啥的= =就这样吧╮( ̄▽ ̄")╭


设定如下:

Union of European Challenge League Model United Nation(UECLMUN)全欧挑战者联盟模拟联合国大会
(用Champion就只能翻成欧冠模联了orz)

由DFB大学发起并承办,相关组织机构设立如下。

秘书长:菲利普·拉姆
副秘书长:巴斯蒂安·施魏因斯泰格
学术部长:曼努埃尔·诺伊尔
后勤部长:佩尔·默特萨克
公关部长:马茨·胡梅尔斯
名誉主席兼顾问团:尤阿希姆·勒夫 尤尔根·克林斯曼 奥利弗·比埃尔霍夫


学校按角色原型国籍划分,但与会代表以团体即俱乐部名义参加本次大会。(因为想带非小破德的一起玩儿_(:_」∠)_)
与会代表所代表的国家不一定是角色原型国籍。

本次大会将设立五个委员会和主新闻中心。各委员会的主席团也由DFB大学的成员组成。
委员会(Committee):
1.联合国安全理事会(UNSC)
2.联合国人权委员会(UNCHR)
3.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
4.联合国发展规划署(UNDP)
5.联合国麻醉药品委员会(UNCND)
主新闻中心(MPC)

(委员会就挑了几个眼熟的,MPC也没想好是哪几家媒体,分组就不参考欧冠抽签了……)


脑洞片段(1)

Day 1
开幕式结束后代表们按各自的委员会聚在一起等待住处分配。经验丰富的老饼,或者说假装自己经验丰富的代表,这个时候就会开始尽可能快地跟同会场的其他国家代表熟络起来。
哈梅斯·罗德里格斯是UHCND的一名代表,这学期加入了顶级模联团体RM。第一次随队出征UECLMUN,心里难免有点按捺不住的小激动。不过这绝不能让人看出来,只有新人才会一脸兴奋地聊自己的参会经历吧,他对自己说一定要高冷,高冷,像师兄克里斯蒂亚诺那样。
虽然这次陪师兄去安理会的是贝尔不是他,不过能一起参加这次模联就已经够让人兴奋了啊!哈梅斯这样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来。突然这个时候一只手伸到他眼前——
“你好!巴西代表!”
哈梅斯皱着眉头盯着来人灿烂的笑容和极具标志性的……那是什么发型?天啊要怎么形容?这大白牙笑得也太惊悚了一点。
他不动声色地退后半步,然后举起手里的国家牌挥了挥:“呃,我是哥伦比亚代表。”
对方笑得更灿烂了:“我知道——我是说,我是巴西代表。我叫内马尔!你好!认识一下吧!”

(被首页一个GN喂了奇怪的哈内安利……)


脑洞片段(2)

Day 2
UHCHR会场内。
厄齐尔一手支着脑袋,尽量不让自己打哈欠。上午的会议七点半就开始,从起床梳洗收拾东西再赶到会场少说也要四十分钟更何况他还有起床气。昨晚代表们互相串门美其名曰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折腾完也已经过了一点钟了。年轻人啊,熬起夜来都不知死活,第二天全是起床困难户。
救命,他又想钓鱼了。这才开始多久啊……刚刚主席团点完名开始建立主发言名单,他的搭档波多尔斯基师兄不加思索地举牌把他们排在了前五——“早死早超生”,师兄抛了个wink说道——结果敲定名单之后两人才发现忘记带立场文件了。两人商议一下决定厄齐尔留守,波多尔斯基回去拿文件。
这么久都没回来,该不会是去找副秘书长了吧!厄齐尔一下脑子清醒过来,就听到主席胡梅尔斯的声音:
“主发言名单继续。尊敬的德国代表,您有两分钟的发言时间。主席团将在剩余30秒时敲桌提醒。”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虽然可以随便扯两句就下台但第一次发言还是非常重要的……他回忆着立场文件上的措辞,站到演讲台前把麦克风掰向自己,清清嗓子朗声讲道:“尊敬的主席团,尊敬的各位代表,上午好。关于这个议题我们首先要重申联合国在1999年发布的——”
“抱歉打断您。本会场的官方语言为英语。”
“…………我说的是英语啊。”


脑洞片段(3)

Day 3
在四年一届的FIFAMUN上带领DFB代表团拿下最高积分并赢下四轮辩论淘汰赛夺得总冠的秘书长拉姆决定不再带队参会。
可是在UNDP的会场帮副秘书长施魏因施泰格顶替了半天的主席团职务之后,看着手边垒的一摞小纸条,他觉得最好连会场都不要进了。
谁告诉你们意向条是这么用的!啊!
在他做代表的年代,这玩意儿通常写的是:

Page_To Italy
今晚八点四号楼Cafe见,我想知道你们有多少关于德国的情况
From Spain

或者是:

Page_To Japan
金砖要动手了。我负责巴西,你拖住中国。
From South Korea

而主席团一般会收到:

Page_To Chief
请问现在的会议进度是过快还是过慢?下一场开始筹备决议草案可行吗?
From UK

可是他今天收到的都是些啥啊!

Page_To Chief
约吗?/今晚八点1111号房见~等你哟~/啊主席你长得好可爱!/主席你有男票吗!/主席明天的地球村你会去吗?

是怎么知道我住1111号房间的啊!!!我要换房间!!!这也就算了,有种落款啊!
秘书长阴沉沉地扫视全场,代表们都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神色自若地听取发言或者低头记录,没有一点破绽,除了一位坐在后排有些坐立不安的男代表一直在左顾右盼很紧张的样子。拉姆顿时起了疑心,伸手拿过名录准备翻阅,这时候志愿者库尔特又送了一捧小纸条过来,他压低声音问了一句:“这都是哪个代表送过来的?”
那一捧小纸条少说都有六七张啊哪里记得。小学弟库尔特转了转眼珠子,指了一下最后一排:“就那个长得很帅的,好像是M City的。”
拉姆远眺了一下,看见了那个帅哥代表桌上的国家牌。他冷笑一声,把新送来的对折成小方块儿的意向条都推开到一边。
这一轮的有组织核心磋商终于结束了。
“是否有动议?若无动议则回到主发言名单——”
“动议!!!”帅哥代表蹭地一下举起国家牌,“我动议时长五分钟的自由磋商!”
“抱歉,波黑代表。”秘书长悠悠说道,“出于对会议进度的考虑,主席团不建议动议自由磋商。”
哲科坐在最后一排欲哭无泪。
巴斯蒂你在哪儿T^T你们秘书长不肯看我的意向条啊T^T我只是想去上厕所而已啊T^T

(注:会议在结束前代表是不能随便进出的,上厕所这种属于「个人特权问题」,可以递条向主席团申请。不过一般大家都是在自由磋商这个有点像课间休息环节的时段跑出去解决的XD)


脑洞片段(4)

Day 3
“胡闹!本来UECL就不是你来的地方!”
明年回Bayer04跟你们一起我也可以来了嘛。克拉默扁扁嘴,抬头看着主新闻中心的主管拉斯本德学长:“曼努学长说你们缺个记者啊,我写东西也不错的嘛,那个什么马卡报阿斯报我都能写啊!”
“你会说西班牙语?克罗斯去了这么久都没学会。”
“不会。那我就去每日邮报,要不太阳报图片报踢球者都可以的!”
“……克里斯我们需要严肃的政治报道!我知道你在南美洲国家联盟的新闻发布会上被袭击了脑子不太好使”——“你才脑子不好使!”——“可是看看你写的什么!”

《南美一体化何去何从》: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发布会记录,无关回忆,而是关于哲学……

“呃。印都印了而且这么小一块不会有人注意的……”
“周四晚上有地球村。曼努会出席致辞然后从第三通道离开,他住327号房而且当晚十一点有高层总结短会。”
“啊啊啊啊啊啊谢谢拉斯学长!最爱你了!”收到情报的克拉默一溜烟儿跑了,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拉斯本德摇摇头。
还是曼尼好啊。


脑洞片段(5)

Day 4
UNSC会场内。
会议记录博阿滕同学松了松自己的脖子,看了一下时间,和主席诺伊尔交换了一个“是时候了”的眼神。
这次可是为大家精心准备了危机联动模式呢。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大家趁着自由磋商时间愉快地分享志愿者们提供的热奶茶和小曲奇缓解压力的时候,会场大门突然被大力踹开——
“Crisis!!!”
走廊上剧烈的阳光和一声巨响一起砸进来,代表们纷纷抬手遮脸不知道是被震聋了耳还是被闪瞎了眼,然后托马斯·穆勒以金鸡独立左手高举危机通告这种非常奇异的姿势出现在大家面前。
他把手脚都放下来,和愣住的代表们面面相觑。
“……好像不够帅,我再来一遍。”
他垂着脑袋,转身把门拉好,发现门把居然掉了。他捡起来安了回去,准备出去再喊一次,诺伊尔一个箭步冲过去抢下他手里那张纸然后宣布道:“暂停一切讨论,正式进入危机模式。”

散会后。
代表A:穆勒代表真是非常善良啊!你看他还把门把装回去了!
代表B:不愧是处女座啊。
而走廊转角是一米九几的博阿滕和诺伊尔堵住了一米八几的穆勒的去路:你知不知道纽伦堡会议室的门有多贵啊!!!


脑洞片段(6)

Day 4
在密集的会议日程和无休止的讨论以及文件写作之间,最让人期待的莫过于中期的地球村了。大家可以脱下正装,光明正大地cosplay,噢我的意思是,穿上自己所代表国家的服装,也可以尽情享受美食和音乐。
不过当然不是人人都这么想。
厄齐尔装了半盘子的沙拉又堆了半盘子的面包,端上一杯果汁,缩到宴会厅的角落里安静地狼吞虎咽起来。欧洲经济危机联动的出现使得他们无法按期开始组织人力起草决议草案,下午开会的时候在隔壁UNSC的桑切斯发短信告诉他那边危机的解决陷入了僵持,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各自起草的指令草案均不被通过,这严重影响了其他委员会的会议进程。他把大量花在了文件写作上,连吃饭都得想办法拉拢其他代表的支持票,简直累得不想说话。
还不知道这次的积分够不够参加来年的辩论淘汰赛呢。他有点沮丧,放下盘子,摸出手机给散落在各个委员会的ARS小伙伴们群发了一条信息:COYG!
“苦不苦,想想隔壁安赫尔!”看完屏幕上发光的小字,厄齐尔笑着把手机塞回口袋,突然后背压上来一股重量。
穆勒在厄齐尔旁边坐下来,扯了扯他的吊带皮裤,“你在干什么?”
“学你啊。”看见穆勒一直盯着自己的盘子看,厄齐尔叉起一块番茄伸过去,穆勒张开大嘴把番茄吞了下去又要了几块生菜。
“这次危机是很难办,突破口我觉得应该还是在俄罗斯那边,还有中东地区。再游说看看吧,我的梅苏特一定行的!”
厄齐尔低头羞涩地笑了一下,灯光不够亮,托马斯应该是看不见的。他站起来想再装一点培根吃,结果穆勒在他身后拍手大笑:
“腰果花?裙子好漂亮!可以和我跳一支舞吗?”

现场DJ走开了一小会儿。
德拉克斯勒盯了一晚上终于找准时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台去要一展歌喉。当他气运丹田准备放声高歌的那一霎那——
“朱利安。”赫韦德斯在台下抱着双臂笑得十分慈祥。
“拜托啦就一首……”
“如果你不想后天大家都不通过你的决议草案的话——哦胡梅尔斯同学你好你好,你不是在主席团吗?感觉今晚你的装扮只要再加一顶小白帽就完美了。噢让我猜一猜,是哈萨克斯坦还是吉尔吉斯斯坦?或者说是蒙古国?不管怎样,祝你们团能有个好成绩。回见~”
胡梅尔斯望着赫韦德斯拖着德拉克斯勒离开的背影有点欲哭无泪,他还没开口说话呢怎么想请人跳支舞就这么难呢……

什么?你问我克拉默有没有逮到诺伊尔学长?不知道诶,反正那天晚上的高层总结短会是第二天大清早起来补的。
太没有学术精神了。后勤部长默特萨克一手揉着脖子一手揉着屁股说道。


脑洞片段(7)

Day 5
前一夜大家都没荒废,指令草案今天顺利升级为指令1.0。不过主新闻中心的新闻发布会会场外面好像太热闹了。
“让我进去!我是路透社的记者!你们这是妨碍新闻自由!”
“抱歉这位同学,鉴于您在FIFAMUN上有攻击发言人的案底,欧盟当局决定让您的同事代替您进入会场。”
“嗬!是C罗怕了我吗!我倒要看看你们发布了什么指令能解决这次危机联动!”
几个志愿者快要拦不住人了,突然会场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光头圆眼的男人凶神恶煞地喊了一句“让他进来!今天可是我和塞尔吉奥坐镇!”
会后各大电视台和通讯社表示,没有看到RM在UNSC的临时发言人佩佩和Barcelona的首席记者苏亚雷斯掐上一架实在是太可惜了。


脑洞片段(8)

Day 5
忠告:不要在大会结束的前一晚随便敲门。

厄齐尔把决议草案的大纲和自己写好的序言性条款邮件抄送给了几位同盟,心里还是不大安定。Chelsea那几位代表是出了名的学术性强的,票数分散在不同的利益集团里,不知道结盟会不会反悔。ARS这次自己抽到的国家都不太占优,这几天的苦战,成败就看明天了啊。他把同屋的波多尔斯基赶去了楼上施魏因施泰格的房间,自己打算先睡一觉再早起战草案。
他缩在被窝里,想起当年刚进RM的自己。
他坐在桌前翻着会议材料,身后总会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双手撑在两侧把他圈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然后低头凑到他耳边说,第一次参加,还习惯吗?
好像那身影还不是同一个人?他皱着眉头,把被子裹得更紧了。

克罗斯的闹钟在五点钟准时响起。他揉揉眼睛,穿了件外套搭电梯上楼看草案写得怎么样了。他轻轻地敲了门,然后在打哈欠的一瞬间看到了房间里的场景。
太震撼了。
他在心里默默重复了克洛泽学长那句忠告,然后小心翼翼地踏进房间。
为了赶文件,通宵写作串屋睡觉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过当你看到一间双人房横七竖八睡了十来个人很可能还是男女混杂的时候,那个心情也是蛮复杂的。
这是谁睡在谁的肚子上了……睡就睡啊脚不要乱缠到一起好吧……这是哪个可怜见的睡在床尾了……克罗斯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看了。他控制住自己不要回头看RM的小伙伴们,默默修改了几项条款然后核对了格式和程序就离开了。
还是跟克洛泽学长一起去FIFAMUN的时候好,绝对不会睡得乱七八糟的。嗯。

格策发现自己醒来在四号楼的Cafe卡座,凌晨一点,他们委员会的草案还有一大半没写完。小胖子扭了扭自己的脖子,哦哟痛痛痛!他感觉好无助,左右看了看还有好些人在奋战,觉得自己的进度也不算太糟糕。他决定回去找罗伊斯和许尔勒帮忙,但是当他走到许尔勒的房间门口拿出房卡正准备开门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挡在了他面前。
“杰罗姆!你怎么在这里!”
博阿滕推了推眼镜,“决议草案没写完是不是?需要我帮忙吗?来自主席团的帮助哦。”
格策笑得眉眼弯弯:“好啊好啊!我去叫马尔科和安德烈!我们几个一起开工一定很快就能搞定!”
“诶诶诶不用啦,”博阿滕扳过格策的肩膀,低头认真道,“他们俩已经发了一个版本过来,我们合并一下就可以啦。走吧走吧去我那里我房间有饼干和咖啡……”

Instagram-MarioooGotze:
我和杰罗姆一起回酒店啦!

许尔勒睡得并不安稳,他听到门外的声响,皱着眉头勉强睁开眼睛——诶?马尔科?
他推了一下熟睡的罗伊斯,对方没有反应,抱着他的手臂睡得正酣,连头发都睡乱了,刘海乱糟糟的趴在脑门儿上,看上去有点傻。
“马尔科,马尔科你怎么睡在这儿!”
“嗯……凯文去找朱利安统计票数去了我不敢一个人睡……”
什么时候不敢一个人睡的……不对这不是重点。“我醒着的时候奥斯卡还在这儿的!我的文件还没写完你快松开我的手!”
“文件我帮你写完了已经抄送给你们委员会的人了你睡着之后阿扎尔来找奥斯卡然后他们就走了所以——”罗伊斯伸手按住乱动的许尔勒,突然清醒过来定定看着他:“好好睡觉。”
许尔勒把刚刚蹬开的被子重新盖好,按灭了床头灯,在黑暗里默默抱住了罗伊斯然后闭上眼睛。


脑洞片段(9)

Day 6
许尔勒今天终于能像会场里其他代表一样打领带了。一直学不会打领带的他,今天是罗伊斯帮他打的结。温莎结。

那边UNSC会场果然出了两个版本的决议草案代表不同的国家利益集团,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由阿根廷代表梅西和巴西代表内马尔主要负责起草的版本比葡萄牙代表C罗和法国代表本泽马起草的那一版就早交了那么一点点!
按照惯例,投票表决的顺序是按草案提交顺序来的。
辛辛苦苦大半年倒被梅西抢了先……等等,打印版还没来,还是有机会的啊!贝尔开始写意向条。只要亚洲这边的发展中国家的十几票能拿下,三分之二多数一定能到!
抢占积分的时候才刚刚到呢。


—end—

结尾写得比较草率因为快睡着了_(:_」∠)_中间有些地方想埋渣团梗觉得还是算了。
有一半都是lo主亲身经历。最后那个是欧冠进球数梗啦_(:_」∠)_还有好些俱乐部的梗想埋不过还是怕得罪人就不埋了_(:_」∠)_

会议流程赶脚大家不会好奇所以就不细写啦。

评论(43)
热度(52)
  1. AMen夏凝烟 转载了此文字
    XDDD

© 夏凝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