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凝烟

『你是如此的难以忘记。』🎵

头像来自20140714凌晨的本命小菇凉。

DFB ARS
热门多半不吃

听歌的时候想起来这个。
她的歌和我萌的西皮们。

『海上的月亮 在余波中摇晃 惊动了时光
不去形容爱会多么长 你懂这种埋藏
深深的才是海洋
海上的月亮 在余波中摇晃 雕刻了时光
哪怕这美带几分凄凉 也想一生就这样
和你静默地守望』

我觉得这是穆厄。
或者老一辈(……)那几位。

上回看CK写穆厄的那篇《星象说》就想到了《生命线》。
太甜了不忍心把歌词背出来。


我对罗伊勒也是蛮真爱的,一说起来大概是这首:
『当相遇还没到对的时机』
『伦敦叹息 倾听悉尼 同时期 就像在一起』
『秒针转动滴滴答 小小时差滴滴答
我早茶月光洒在你头发』

其实伦敦和柏林就差一个钟了啦。

或者这首:
『我唱啦啦啦 你听懂了吗 续一杯红茶 喝下的牵挂』
『巴黎它升起一座铁塔 荷兰开满了一万种鲜花 嘛三个字能换多少种说法 才优雅过维也纳』

反正一定是甜的啦。还是小清新的甜,比如《街角》那种。可是她的专辑里其实很少有这种完全不带虐的甜。

倒是有一首歌,那天跟小伙伴聊天的时候突然觉得完全是螺丝的调调。

『欧亚大陆不作声地移动
白色雪山融化得很动听
猛犸象跃过火山口的轰鸣 像你电话call不停
我的早晨还没醒 爱斯基摩一样安静
窗外你的思念落满了屋顶』


默新的话,要先说个前情提要。

【皮卡车驶在辽阔的平原公路上,路旁是荒凉贫瘠的砂土地,长着一丛丛不知名的野草。
他和他的吉他坐在卡车后面,他嘴角似乎是在笑的。脖子上的项链掉出了衣服一路在摇晃,卡车破旧的音响大声吼着某首老歌。】

这是给默默的一个场景。其实就是根据这首歌脑补的:
『七月晴天 风吹过发亮的田野 脏的跑鞋跟随没有计划的路线
走过海洋草原 穿过阴晴圆缺 忘记你也许只要环绕地球三圈
忽然 闪电 隐黑全世界的屋檐
一万句晴朗的话全都落在雨里面
甜蜜怎么掉链 约定断了琴弦
忘记你 站在没有出口的路中间
不再想念 就从此没有晚安明天见
不再想念 也从来没有你笑的弧线
没有一起泡面 没有一起看雪
没有过马路时牵着手小心危险
不再想念 就从此没有手写的留言
不再想念 也从来没有哭红的双眼
没有过电影院 没有过大海边
只有七月晴天风吹过谁的侧脸』

其实我觉得这首歌罗伊勒也可以用啦。

还有一首歌放在默新身上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你总说我唱的歌 太幼稚不够深刻 我只能回应沉默
笑着表扬我最乖 乖得像个大小孩 谢谢这很烂对白
所谓成人世界 爱是什么模样
我感到软弱隐藏你的不安
你说对我好想 说完就逼我忘 用喝醉来伪装
想为你变坏 想为你成长 就算下一秒就流泪就受伤
面有色眼光 对刺耳声浪 就算全世界不爽 那又怎样』

没有正式发行过的一首歌,我在现场听见她抱着吉他唱这首歌眼泪都快掉下来。
其实我感觉有一丢丢像前锋GN写的那篇《Like A Star》。



顺便提一嘴别的。

开过虐已时泪的一律是这首:
『不可能会再爱你,不可能会忘记你。』

或者这首:
『不该往下走 虽然我要走的方向 你刚好也一样的逞强
我们都默许 太远的烦恼现在暂时不想
可是又怎样 爱情不是想象的模样』

有一首好像不小心对罗戴厄出现了精准打击:
『可你纳百川的天性 快让我生存不下去
 我能痛快游去哪里 哪里不都还是你
 会被海水淹死的鱼 一步一步接近窒息
 可是谁又让我这一世 只是只鱼
 既然注定挣脱不去 也再没有多余力气
 那就让我闭上眼 死在你怀里』
反正西皮中某方的大明湖多得要死都能用的一首╮(╯_╰)╭

万能插刀向的一句是:
『错过的你都不会再有。』
简直不敢在群里那个螺丝小亲妈面前唱这首歌好不好。

舞曲我有一摞啊一摞!
上回姥爷基po了个截图,一个小破德青年队的小伙砸貌似很喜欢姥爷,去看了Die Mannschaft回来发ins了还带了个Dancing Queen的tag。
这首虽然是翻唱不过我也是在现场听的啦。
『You're the dancing queen, young and sweet, only seventeen.』
最后半句简直点睛之笔好伐!

还有那种含蓄的适合暗搓搓勾搭发展JQ的:
『我只是一枚红色的火种 在深夜用微光点亮过夜空』←上次写肉文用到这句了【捂脸
那次还有GN提醒我这首也可以:
『爱 用执着换得长久 给了依靠的理由
心 有时候听凭双手 而我心口 衍生灿烂焰火
我记得每一刻颤抖 每一刻都变成不朽』
小声说这首歌的舞蹈真好看啊真好看。


《1987我不知会遇见你》这首歌,我就等纪录片资源出来就开剪啦(๑•̀ㅂ•́)و✧
不过想想总觉得有些可惜。
如果她今年真的去了巴西。

评论(19)
热度(6)

© 夏凝烟 | Powered by LOFTER